有对虎牙

夜阑卧听风吹雨

空扯酱:

我先嚎哭921118秒,谢谢澜澜TAT


生平写的最痛苦的一篇文,顾虑很多,一度卡了很久,写的过程中也是乱七八糟想了很多。


写文原本是很孤独的事情,幸在文字可以传情,有人同我共同看见这场风雨,见过漂亮的青春与奋不顾身的爱情,见过从少年到成年矢志不渝的深情,就足够啦。


人生浩瀚,知己难求,无以言表,感恩


【PS.文笔真的很好,比我好多了TAT大家快看这个LO主!!!!


澜旅:




写给《人间喜剧》by 空扯酱


我终于还是来写这篇长评了。 


写之前,我特意去翻了一下点赞列表,我第一次看到《人间喜剧》这篇文,是在去年九月。这是个很特别的、戏中戏的故事,王俊凯与王源,王凯利与马思远,难以割离。




 大半年过去了,我始终都记得,我最先看的是第十二章,在那章的结尾,王俊凯的戏份杀青了,我当时甚至都不太知道戏里他们有过什么样的故事,就看见王源,又或许是马思远吧,在心中默默回复道—— 


“再见我的Karry学长。”




本来这句已经让我十分崩溃,接下来又跟了个极为隐晦的梦境。 


梦里河道宽阔静谧,两岸青山悠悠,河中飘着一只船,船上站着马思远。 


“然后这艘船就摇晃着飘走了,我眼前就是宽阔渡口,但这船却丝毫没有靠岸的意思,它平稳而坚定地,向着河道更远处而去。 


或许终其一生,他都将漂泊在河上。” 




我半路上闯进来看的一篇文,本来云里雾里前尘茫茫,一下子就覆水滂沱山海成空。


全世界的雨都落了下来,万千雨滴破碎再彼此淹没,告别是先别过你,再别过我自己。




这一段好到什么程度呢,好到足以让一个tbc成为end,但是空扯没有这样做。所以我说,这篇文其实慈悲又温柔。 




你问我,虐吗? 


虐。




除了双线叙事带来的双重打击,空扯还把各种插叙、伏笔玩得像连珠炮一样,一枪枪把本母亲的心打得稀巴烂。其中一些细碎的校园情节和后来补拍的一场老年戏,前者是“年少识爱恨一生最心动”的白月光,后者是大厦将倾下的末日独白,虐得有进有退。 




整个故事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弥漫着“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”的苦逼气息,从暗恋到明恋,从无名到小有所成,心路历程曲折细腻,一览无余。 


有一段王源回忆自己的黄金年代,引用了莎翁的诗,"迁延蹉跎,来日无多,二十丽姝,请来吻我,衰草枯杨,青春易过。" 


青春易过,请来吻我。 




在一生最风华正茂的时候去爱一个人,像爱着一截和你一样年轻的春风。


 虐吗? 


不快活吗? 




空扯在故事最开始引用了一句话,“这是个愚人所讲的故事,充满了喧哗和骚动,却一无所指。”她在后记里又说,“这是我想表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多的一篇了。” 




表达和阅读之间隔着天然的鸿沟,我无从得知她有多少想表达的东西。我只能一厢情愿地说,我看到了许多一闪而过的东西,充满了自我嘲讽与犹疑不定,它们来自作者的凯源观,爱情观,人生观,甚至世界观,它们克制而蠢蠢欲动,在每一个恰当好处的地方停下脚步,让这个故事一面紧邻人间,一面保留着珍贵的纯真和无畏。 




我们看过许多爱情小说,盛大,热烈。 


但终有一天你会发现,所有真挚的感情,惊天动地处,也只在两人之间而已。




这场经年长约,终结于一个甜美的迟到的表白,王俊凯说“我们早就见过。” 


你爱我时,我也正爱着你呀。 






夏目漱石的今晚月色很美,大抵是星月霜千瓦,夜色正合合的美。 


可这个故事里的夜晚,是暴雨倾盆。 


是一场少年夜雨,在江湖浪荡十年,它曾经老去、死去,又如壮士卷土重来。


 它回来的那天,必将如约入梦。






以上,杂乱不堪的一己之见,谢谢空扯写出这么好的故事,谢谢你的诚意和用心,也许在某个瞬间,我是真的感同身受过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267)